九寨沟县新闻

“回家”:守护是最长情的“告白”

发布日期:2020-03-06 17:40:29文章来源:

李春蓉陈静

这个季节的九寨沟县罗依乡少了花红柳绿的色彩,远处是幽蓝的高山,山的褶皱里是白雪遗留下的辫子,像白马藏族小姑娘头上一绺绺的发辫,山顶还在过着冬天。

“我不放心我的‘亲人’们,我必须马上返岗。”正在休春节假的罗依司法所所长袁敏接到马上返岗上班的紧急通知,心急如焚。

“回家”:守护在“亲人”身边

在罗依乡工作了十年的袁敏,早将罗依当成自己的家。

疫情严重,袁敏不放心罗依的父老乡亲,不放心她驻村的河坝村。袁敏匆匆告家人,将孩子扔给妈妈,回到了工作岗位。

2月24日,在罗依司法所见到了袁敏,令人吃惊。

刚过完春节的人,谁都烦恼如何减肥的问题。可是袁敏憔悴的神情,苍白的面容,消瘦的背影,不用减肥,已经瘦得弱不禁风了。一个多月,她竟然廋成了这样。

这一个月,袁敏经历了什么?

“疫情爆发,事情太多,和老百姓一同经历了很多,身心疲惫。”袁敏低声说。乡镇刚合并,罗依司法所以后就成了罗依司法工作站,当所长的袁敏何去何从还不知道。但这些并没有影响她工作的积极性。

“疫情当前,让乡亲们有危机意识和紧迫感,做好自我防范才是重中之重。”袁敏认为,乡镇合并后,后勤保障距离远了,但是工作必须开展,困难必须克服。

“别扎堆,回自己家去。”好久不见的相亲,看着阳光灿烂,三五成群地在屋外晒太阳、拉家常。袁敏和同事们一遍一遍对乡亲们说,“但效果不好。”

“放广播、做思想工作。”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叮嘱,一次又一次的对疫情进行深入讲解,村头巷尾聚集的人少了起来,袁敏心里悬着的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

排查:让大家心安

2月2日,罗依乡罗依坝村发现一例疑似病人,气氛骤然紧张。

“百姓们这个时候更多的是害怕,谁也不知道接触没有。”袁敏说。

不管最终结果怎样,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排查密切接触者,袁敏说干就干,带着同事们一一排查。

“密切接触者必须找出来,居家观察。”袁敏认为,让找出密切接触者,很关键的。

袁敏和同事们开始做起了“侦察兵”,一一排查有接触的。

然而另一边,面对村里有人发烧,空气顿时紧张地凝固,为了避免让群众产生恐慌情绪,多年的司法工作经验让袁敏觉得,这种时候心里抚慰得跟上。

“别慌,目前的任务是做好隔离,勤洗手。”袁敏和同事们安抚群众紧张心理,并指导和监督整村都做好隔离。等待核酸检测结果的过程,漫长而焦虑。2月6日,结果终于出来了,疑似病人的核酸检测结果两次都为阴性。老百姓的心理经历了无所谓——紧张恐惧——释然的过程,理解了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的道理。然而袁敏的工作并没有停歇,继续督促大家不串门、勤洗手。这一来二去,老百姓更加明白了疫情的严重性。


“我要捐款!”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出不上力,出点钱,这是我们的心意。”

一百元、两百元、五百元、一千元、一万元……大家纷纷想奉献自己的一点力量。

“跑腿”:只要村民不出村我乐意!

为防控疫情,村民暂时不能出入罗依口。路口封闭,生活还得继续,怎么办?

袁敏和同事们当起了“跑腿”。张家的大米、李家的清油、高家奶奶的药、妇女用品……只要村民有需求,袁敏就帮村民代买。

袁敏常常买满满一车的生活用品,写好清单,放在小卖部里,让村民来取。“特殊时期工作不分份内份外,老百姓需要我做的,就是我的工作。”袁敏说。

袁敏左耳朵患病几年了,听力几乎为零。这一天天的电话不断,全靠右耳朵听。这几天电话太多,右耳朵有点吃不消,听力明显下降,让袁敏感到紧张。她怕右耳朵也出问题。假如两只耳朵都听不见了怎么办?她不敢想。

做完一天的工作,累得筋疲力尽。只有躺在床上时,袁敏才猛地想起两个孩子来。这一次都一个月了,她没见过孩子的面。袁敏长期在乡下工作,陪伴孩子的时间太少,她的内心对孩子是有歉意的。老公高旭是羊峒派出所的干警,疫情当前,他也在最前线忙着,没时间陪孩子。疫情停课期间,老师要求家长监督读一年级的女儿在网上学习,家长就成了老师,学习情况要拍照发给老师。可是,袁敏和丈夫都没时间管孩子。爷爷奶奶不会电脑,手机也只会接打电话。

“孩子的学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等这一阵疫情过去了再说吧,真的要感谢微信视频,虽然不能亲自陪伴孩子,晚上有空时,和孩子可以视频说说话。”袁敏的眼中泪光闪闪。

“团结就是力量!”高音喇叭里歌声飞扬,罗依的人心都被歌声团结在了一起。路边的迎春花,花开正艳。一切苦难都会过去的。”袁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