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九寨沟:民族团结之花绽放在抗“疫”一线

发布日期:2020-02-11 13:55:32文章来源:阿坝新闻网

刘洪 陈静 记者 夏姆

在九寨沟县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生活着8.13万藏羌回汉等多民族同胞。作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县,这里多民族聚居、多文化交融,各族人民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其乐融融。民族团结进步,是这方热土上永恒的欢歌。

1月20日以来,一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深深牵动着全国各族人民的神经。“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疫情不退,我们不退!”……举国上下,各族儿女众志成城阻击病毒肺炎疫情。

疫情当前,九寨各族儿女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同心战“疫”,让民族团结之花绽放在雪域高原、战“疫”一线。

逆行而行“关键时刻我们绝不能掉链子!”

漳扎镇是一个以藏族为主的多民族杂居镇,地处九寨沟景区核心外围,属该县旅游重镇,有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聚集在此,全镇疫情防控工作面临诸多困难和不确定因素。

“甘海子气温低,你们要多穿点衣服,一定要做好防护和保暖……”2月10日,漳扎镇中查村支部书记白玛介又来到甘海子防控卡点,他特地自费购买了方便面、牛奶、红牛等物资送到卡点。中查村本是偏沟山村,村民一直以来靠放牧为生,如今背靠九寨沟景区,中查村发展旅游经济,村民们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因为卡点远离乡镇,条件艰苦,白玛介不仅担心队员温饱,还放不下卡点的值守。“现在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中查沟是进出九寨沟的第一道防线,我们一定不能掉链子,绝不能漏掉一车一人。”白玛介叮嘱道。

羌族小伙儿龙勇是漳扎镇丛牙村驻村干部,参加工作刚2年。疫情爆发时,适逢一岁多的女儿生病,他却顾不上回家看一眼。春节以来,他就一直带领村“两委”干部进村入户、摸排走访和宣传动员,冲在疫情防控的基层第一线,丛牙村的每个角落都能看到他的忙碌身影。同事劝他回家看看生病的女儿,他却说:“小孩生病有家人照顾,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丛牙村的群众更离不开我啊!”说完便又投入到工作中去。

大录乡是九寨沟县最偏远的乡,属纯安多藏族乡。“疫情防控就是要控制住人员进出!我是党员,还是派出所所长,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在家里待着?”藏族汉子杨军是大录乡派出所所长,曾患甲状腺癌。今年,是他在大录乡度过的第6个除夕,也是他癌症治愈后的第一个新年。早在疫情发生前,亲朋和同事都劝他,要注意身体,以养病为重。但在疫情面前,这位大病初愈的藏族汉子没有留守,而是选择“逆行”,带领全所干警全覆盖摸排外县返乡人员2轮次、排查返乡车辆近100台次、动员10家茶楼歇业……

大录乡防疫卡点位于该乡香扎村四队下段,距离乡政府驻地15公里。“我住在四组,卡点离我家近,让我来值班吧,我也想出点力。”得知防疫卡点设在自家附近,62岁的藏族老党员俄么珠主动向乡党委请缨,强烈表示要参与卡点值守。于是,在进入大录古藏寨的第一个卡点,总会看到俄么珠忙碌的身影。

力所能及“特殊时期我们绝不能添乱子!”

“今年大家就不要去转山了,等疫情过去,大家再带着虔诚的心去转山吧。”每年正月十五,是安多藏族转山念经祈福的日子。2月8日这天,漳扎镇牙扎村主任杨代华和其他村“两委”干部凌晨六点就守在神山4个入口,苦口婆心劝返前来转山的群众。而在往年,他每年都会带着家人早早地去转山祈福。而今年,他提前几天就开始动员群众取消转山并带头守在入口。“转山念经虽然是我们安多藏族的重要风俗习惯,但在大灾大难面前,我们要力所能及,绝不能给国家添乱子!”杨代华给村民们解释说。

春节前夕,有不少外地游客到九寨沟景区旅游。香港籍游客王某与其法国朋友就是其中的2位。由于受疫情影响,大年初六开始九黄机场航班取消,王某与其朋友滞留在了漳扎镇龙康村鑫涛阁酒店。“特殊时期,大家都不容易,能尽一份力是一份力吧!”酒店藏族老板姜泽兰不仅免除了他们滞留期间的房费,还为他们免费提供一日三餐;此外,还第一时间联系将两位游客送到卫生院体检,并对接镇政府、县文旅局将游客安全护送至广元火车站。“谢谢!谢谢!”对于姜泽兰的帮助,来自法国的游客朋友不住地竖起拇指,连声用并不标准的汉语感谢道。

如门措是大录乡八屯村村民、党员。疫情发生时,她正在九寨沟县漳扎镇务工,因此经常会有与包括湖北等地外来游客接触的机会。在得知疫情的严重后,她没有返回村上过节,而是主动向村上报告行踪,自行在漳扎家中隔离;并积极劝说其他尚未返回八屯老家的亲人,暂时不要回家。她给村支书的微信这样写道:“国难当头,微薄之力人人有责”“这个时候不能够给政府添乱。”朴实的言语,折射出的是一名普通党员的责任与担当。

慷慨解囊“不论藏汉我们都是一家人”

“我就等着捐款的消息呢!当年牙扎泥石流来了,人民政府是怎样救援我们的,帮助我们的,都记在心里……”2月10日,牙扎村“两委”在全村微信群发起为武汉捐款的倡议。第一时间,老支书任武成就在群里响应。“我爱我的祖国,中国加油!”虽然是贫困户,但远在西藏带孙子的任武成通过微信捐了500块钱。这样的爱心倡议,也得到了漳扎镇各族干部群众的积极响应,截止目前,漳扎镇共计收到干部群众爱心捐款近27万元。

“我捐100元”“我捐300元”……大录村是大录乡贫困村之一。但就是在这样一个贫困村,朴实的藏族村民们在得知疫情重灾区医疗物资紧缺时,大家纷纷慷慨解囊。村支部副书记徐旦明带着儿子捐款3500元,他说“作为一名中国人和党员,力所能及做点贡献吧!”短短两天时间,大录村藏族群众就自发捐款22350元。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玉瓦乡。玉瓦乡紧邻大录乡,是一个以藏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的乡镇。同属贫困村的该乡玉瓦寨村,在村主任冷珠泽里的带领下,村民们也纷纷为武汉疫区捐款。“我们不论藏汉,都是一家人!‘8.8’地震时我们受到过全国各地的帮助,如今一方遇难,就应该八方支援,我们要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武汉带去一丝温暖。”冷珠泽里告诉记者。就这样,这个小小的藏族村寨村民就为武汉自发筹集起8720元的爱心捐款。

“党和国家的宗教民族政策这么好,现在国家有难,我们僧人也不能袖手旁观啊。”玉瓦乡玉瓦寺僧人嘉阳扎西主动向疫区捐款500元。在他的带领下,玉瓦寺僧人共捐款2766元。

病毒无情,人间有爱!在九寨大地,无数个像白玛介、龙勇、俄么珠、嘉阳扎西……一样的各民族干部群众正勠力同心并肩战“疫”。他们用一颗颗小善大爱、善良朴实的仁者之心,让“亲如一家·守望相助”民族团结之花,在九寨雪域高原、在没有硝烟的战“疫”一线,散发出沁人心扉的芬芳。

春天将至,穿过阴霾与迷雾,我们终将迎来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