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风情

更达寺的铜匠人

发布日期:2018-11-05 17:07:20文章来源:阿坝日报

更达寺的铜匠人









■周家琴 孟波 文/图

1

我们见到洛珠的时候,西下的太阳炙烤威力有所减退,风穿过核桃林吹过来,一丝丝夏日的凉意让人神清气爽。位于马尔康城三公里郊外的更达寺沐浴在太阳的光辉中显得更加金碧辉煌,庄严肃穆。

五年来,我多次跟着马尔康市文联主席杨素筠走乡进村进行基层采风活动,这次除了我俩外,阿坝日报社的记者孟波也与我们一路去更达寺采访。

因为我们主要想采访十二年来居住在更达寺的那些昌都铜匠们,所以我们直接去了一楼的铜像制作工作坊。工作坊大门虚掩,进去后除了大半屋的成品、半成品铜像外,不见一个铜匠人的身影。仔细端详这些规格大小不一的铜制佛像,尊尊神态各异,惟妙惟肖。每一尊佛像做工考究,慈悲满怀的古铜色佛像透着一股震撼人心的光芒。工作坊的地上到处是零碎的铜片、铁皮屑、铆钉及钳子之类的工具,尽管工匠师傅们今天放假休息,我依然感受到了他们劳作时热火朝天的辛劳场面,心里的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2

有点不甘心空手而归,我们走出工作坊去二楼师傅们的住处寻访,刚到一楼大厅的楼梯口就看见一位年轻的铜匠师傅从楼上下来,高兴地上前打招呼说明来意后,素筠慌忙递上刚刚在城里买的一袋青苹果,铜匠师傅腼腆地接过道谢后,我们在更达寺大门口边的核桃树下开始聊起来。

这位年轻的铜匠师就是洛珠,二十八岁,西藏昌都县人。英俊帅气的小伙子洛珠不善言辞,却也和我们聊得顺畅愉快。洛珠的阿爸堆觉老人是西藏昌都地区制作铜像的非遗传承人,在当地是家喻户晓的铜匠师,膝下有五个儿子。五个儿子培养得都很优秀,老大出家学佛;老二嘉央尼玛继承了阿爸的手艺;老三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唐卡画师;老四就是今天接受采访的洛珠;最小的儿子十五岁,现在也跟着哥哥们苦学手艺。

铜像制作分为两类:一类为铸造工艺,铸造的铜佛像以小型佛像为主;另一类为打制工艺,打制的佛像,以大型佛像为主。铜佛像是指用铜或青铜铸造,可移动的较小佛造像。铸造铜佛像常用的材料有青铜、黄铜、紫铜。洛珠的家乡在西藏昌都县柴维乡翁达岗村,自古以来该地区的藏族民间工艺技术相当发达,主要有佛像、唐卡和饰品三类。这一地区制作铜佛像的起始年代十分久远,具体年代不祥。早在民国时期,翁达岗村打造铜佛像的技艺最为兴盛。洛珠的阿爸堆觉算是村子里的老艺人了,堆觉把制作铜像佛的手艺传给了自己的二儿子,二儿子又手把手地把手艺教给洛珠及村子里的伙伴们。并且把大家带出昌都,走向更远的地方谋生挣钱,铜匠人的收入远远超过村子里其他人的收入,所以洛珠老家的柴维乡翁达岗村在当地算是富裕的地方了。

3

洛珠告诉我们,二哥嘉央尼玛带领他和村上的十名伙伴来马尔康更达寺做铜像已经十多年了,这些年来他们齐心协力为马尔康地区的各大寺庙制作了八十多尊大大小小的铜佛像。多年来,这支来自昌都的铜匠师每天6:30开始劳作,一直要干到晚上21:00才能休息,超强度的工作使得体力消耗很大,所以他们每天晚上收工后还要加一顿餐。看着洛珠壮实的身体,我相信他勤快的嫂子每天都把匠人们的伙食安排得妥妥贴贴的。我问洛珠,这么多年来在马尔康制作铜像,回昌都去过吗?洛珠笑着说每一年冬天,大家都要回昌都过冬,昌都比马尔康暖和,阿爸在昌都,阿妈在拉萨给二哥照顾孩子。这个十二人的铜匠师团队回昌都后,也没有闲着,继续在有限的三四个月时间里为昌都地区的寺庙制作铜像,十多年来也为昌都制作了三百多尊铜制佛像。当我问到你们辗转来回在昌都与马尔康两边奔波劳碌,累吗?洛珠憨憨一笑答到:“不累。”可是我却分明看到洛珠左臂上一大团还没有完全恢复,带有血迹的溃烂伤疤,估计是烧制焊接铜像过程中不小心烫伤了吧。

洛珠快二十八岁了,因为长年在马尔康更达寺工作,目前还没有女朋友,他想回昌都找一位温柔善良的女子成亲,他十分想念昌都的亲人和生他养他的故乡。

洛珠二哥嘉央尼玛带领的这支12人的昌都工匠队伍,只是“昌都工匠群”之一。他们远离故乡来到四川阿坝州马尔康地区打制铜像佛,这十多年的付出,既有财富的收获,也有技艺的提升,更多的是对铜像制作技艺的传承。

夕阳完全下山了,更达寺任何时候都有络绎不绝的信徒进进出出。暮色降临,这个小小的寺庙显得更加肃穆安宁,我们静静地走向回城的路。一路上我都在回忆与洛珠相处的片断,感谢这支来自昌都的铜匠人队伍十多年来的默默付出与坚守,祝福他们在异乡的土地上平安幸福,吉祥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