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平凡坚守中的不平凡

发布日期:2018-07-11 09:54:44文章来源:阿坝日报

——公路养护工人讲述改革开放40年来我州公路变迁

编者按:

2018年,我国改革开放的征途走进了40年。40年破浪前行,有哪些事烙刻下深深的印记?又有多少人见证了时代和岁月的沧海桑田?40年沧桑巨变,你我的生活又有什么样的变化?我们关注平凡人的故事,因为他们生命中一个个真实而鲜活的细节,以及每一个前行的历程,就是我们国家和民族改革开放40年历史的最好诠释。即日起,本报开设“改革开放40年小故事诠释大变化”栏目,用小切口呈现大主题,用小故事反映大变化,用小视角折射大时代,展现40年改革开放给我州各行各业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及各族群众生活所获得的满满幸福感。敬请垂注。

40年筚路蓝缕,40年春华秋实。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州公路系统乘着改革开放的浩荡东风,大力发扬敢于担当、甘于奉献、默默无闻的“铺路石”精神,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干劲和闯劲,推动公路事业实现了历史性跨越,为全州经济大发展、社会大进步提供了坚强有力的通行保障。

如今,一条条宽敞的柏油路如同经济命脉一般串联着全州13县(市),93万各族儿女正在这畅通其流的康庄大道上奋力前行、共奔小康……巨变的背后,离不开一代代阿坝公路人,特别是道班工人的默默付出。

提起道班,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印象最深刻。就是在不着村落的路边,有个道班房,远道路过的,可以在这里歇歇脚,喝口水,就像是驿站。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道班名称改为养护站,道班工人也改名为公路养护工人。

改革开放40年来,全州道路交通事业蓬勃发展,历史变迁的背后,让我们来看看公路养护工人视角下的公路事业大变革。

宋良千

在海拔最高处坚守至最后一刻

1982年,改革开放刚刚起步的第四年。

那年冬天,宋良千的父亲退休了,子承父业的他独自一人赶了两天路来到刷经寺公路管理分局报道。刚刚报道完的宋良千就被单位安排到了全州海拔最高的鹧鸪山302道班,站在冰天雪地的大山上,年仅18岁的他内心充满了兴奋与无助。

“兴奋是因为自己有工作了,在这么艰苦的环境,第一次独自出远门的我看着高山上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感觉挺无助的。”宋良千说,来到自己的房间,一盏煤油灯,一张木板床便是全部。

时间回到1983年年初,刚工作几个月的宋良千便感受到了大自然的残酷,由于雪很大,加之路面全是土路,使得鹧鸪山上极易发生车祸。看到一辆辆翻滚至悬崖下的汽车,年少的他被恐惧和害怕笼罩着。1984年冬天,鹧鸪山上的一场雪崩差点掩埋了宋良千所在的道班房,这一事件的发生彻底绷断了他脑中的那根铉。


“不想干了。”那一刻,宋良千只想回家。

在家人和老工人的劝说下,宋良千的心情渐渐平复,他深知,一份稳定的工作对于自己的家庭意味着什么。“既然决定留下来,那就要把工作干好,为过往车辆提供一个好的路面环境。”宋良千如是说。

在鹧鸪山工作4年后,宋良千因为工作需要调动到了其他道班,1995年,他又回到鹧鸪山道班工作,心境大不一样。平日里,宋良千时常教导年轻的工人们。“回去以后,看到那些年轻人,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工作这么久了,渐渐明白了这份工作的重要性,也希望年轻的道班工人们多去理解和热爱这份工作。”回想当年的一幕幕,宋良千内心充满了感慨。


“不想干了。”那一刻,宋良千只想回家。

在家人和老工人的劝说下,宋良千的心情渐渐平复,他深知,一份稳定的工作对于自己的家庭意味着什么。“既然决定留下来,那就要把工作干好,为过往车辆提供一个好的路面环境。”宋良千如是说。

在鹧鸪山工作4年后,宋良千因为工作需要调动到了其他道班,1995年,他又回到鹧鸪山道班工作,心境大不一样。平日里,宋良千时常教导年轻的工人们。“回去以后,看到那些年轻人,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工作这么久了,渐渐明白了这份工作的重要性,也希望年轻的道班工人们多去理解和热爱这份工作。”回想当年的一幕幕,宋良千内心充满了感慨。

2004年12月,全长4448米的鹧鸪山隧道正式竣工并交付使用,是当时我国最长的高原公路隧道。一年多以后,鹧鸪山5个道班的近50名养护工人正式全部搬离,宋良千也在那一年离开了鹧鸪山,去其他养护站继续从事公路养护工作。

一个值得铭记的时代,至此拉下了帷幕。

覃露

站好公路养护工作最后一班岗

1963年出生的覃露即将年满55岁,19岁时来到红原,至今已有36年了。对于红原境内的每一条道路,他都烂熟于心。

刚参加工作的覃露被分到了红原县麦哇乡境内的一个道班,在一年四季的公路养护中,可谓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睛天,在路上养护作业时,大风一吹便会带起路面上的尘土;雨天,路面上泥浆四处飞溅,在衣裤上点缀起朵朵泥花。

板锄、尖锄、铁锨、十字镐是当时道班工人的生产工具。“带上工具,推上手推车就开始‘闹革命’。”覃露说,虽然自己养护的公路一两个月才有一辆车经过,但当时大家伙都有干事创业的激情,几个人在工作中经常比谁拉的砂石多。

当记者向覃露问到,36年的公路养护生涯中,在他看来,道路交通变化最大的是哪段时间?他回答说,是1999年至2005年。

日历翻到上世纪末,本世纪初。那几年,是为全面实现全州国省干线和县道公路“黑色化”的关键时期,近千名公路养护工人参与到了大建设中来。“那时候的技术有限,铺好的沥青在阳光照射下就会翻油,汽车碾过去很容易损坏路面。”覃露说,修路期间,他们24小时轮流在路上值守,路修好后,一遇到艳阳天,他们又立马拉着砂石撒在路面上,确保路面不被过往车辆损坏。

“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像挖煤的”成为那个年代公路养护工人的真实写照,他们日夜兼程、不辞辛劳,为如今“畅、洁、绿、美、安”的阿坝公路筑牢了根基,也为旅游经济成为我州主导产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时过境迁,伴随着铺路技术的日渐成熟,当年顶着烈日在公路上撒砂石的情景早已不在了。“我今年年底就要退休了,剩下的4个月,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告别的日子越来越近,看着这片挥洒着青春和热血的土地,看着一条条公路犹如彩带般在川西高原飘荡,覃露的眼里透露着不舍。

杨前文

做一名新时代的公路养护工人

2014年,1993年出生的杨前文成为了一名公路养护工人,到了距离红原县城100余公里的色地乡境内一个养护站。

过去,由于道班工人的居住环境差,工作极为艰苦,往往被人们看不起。如今,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在祖国大地吹过40年时,穿着全新橙色冲锋衣和反光背心,杨前文这一代公路养护工人的面貌早已焕然一新。

“我们养护站里有水有电,还有体育娱乐设施,比起老一辈的养护工人,我们已经很幸福了。”杨前文告诉记者,他们几个年轻人还合伙买了一辆二手车代步,免去了上下班路上日晒雨淋之苦。

没有生活的困难,工作也相对轻松,对于杨前文来说,难题在于对职业的认同感。“刚来的时候觉得工作没意义,后来帮助过许多过路的货车师傅,我发现他们真的很信任我们,渐渐的还有货车师傅路过时给我们送水果之类的东西。”谈到工作,杨前文现在很自信,也很自豪。

随着我州公路养护工作迈入机械化时代,综合养护车、双排座运料车、洒水车、装载机、压路机等大型机械层出不穷。去年,杨前文被派到阿坝县学习开挖掘机,现在他已经考取了证书,能够独立操作小型挖掘机。

“今年,我被抽调在红原县城附近工作,配合开展大中修工程。”杨前文说,等回到色地养护站以后,要活用自己学到的技术,提高养护生产效率和质量,做一名新时代的公路养护工人。

改革大潮涌,风劲好扬帆。40年来,管养的公路从土路变成了油路,养路的工具从手工变成了机械,居住的环境从土房变成了水泥房……公路养护工人是巨变的见证者,也是参与者,这些改变无疑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州公路大变迁的一个缩影。

链接

改革开放40年全州公路事业大事记

1980年3月,改革开放之初,阿坝州建立了“油路指挥部”,开始对全州干线公路进行拓宽改造和“黑色化”。

1984年后,结合国家“以工代赈”政策,全州干线公路加宽改造得到深入推进。

1987年,小金汗牛公路通车,标志着全州所有地区实现通公路。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州委、州政府提出“一体两翼”的经济发展战略,提出“改线、打洞、联网、上等级”的公路建设总构想。

1992年10月后,结合省建设“九寨旅游环线”战略,阿坝州开始打造九环线“千里文明走廊”。

1999年,州境内东、西九环线公路改造全部顺利完工,境内有472公里干线路面实现“黑色化”,为旅游经济成为阿坝州主导产业打下基础。

2003年9月,全国生态示范路、文明样板路川(主寺)九(寨沟)路建成通车。

2004年12月,经过4年艰苦施工,成阿路上的咽喉——鹧鸪山,被一条长4448米的公路隧道贯通,标志着长期制约全州交通的主要瓶颈被打通。

2003年至2005年,在省建设“三州通县油路工程”的推动下,全州开展油路建设大会战,在此期间,全州铺筑油路达875公里。至此,全州国省干线和县道公路基本实现“黑色化”。

2007年,在州公路局内设立农村公路建设管理科,大举推进全州农村公路建设,大批农村简易土路被硬化、“黑色化”。

2007年10月,州内第一条高等级公路,朗(木寺)川(主寺)二级公路在若尔盖大草原上建成通车。

2009年5月,全州第一条高速公路都(江堰)映(秀)高速建成通车。

2014年11月,汶马高速全线开工,该高速公路是四川省西向连接西藏,西北向连接青海、新疆的高速公路出川大通道,是内地深入阿坝州的经济走廊和战略走廊,对四川省融入国家"丝绸之路经济带"发展战略具有重大意义。据悉,到2018年底,汶马高速力争建成通车100公里以上。

2016年9月,全长8.8公里的国内最长高原隧道——巴朗山隧道正式通车,至此,从成都自驾游去四姑娘山景区,可以省掉2个小时的车程。

2017年10月,川(主寺)黄(龙)公路雪山梁隧道正式通车,游客从九黄机场出发去黄龙景区,将不用再翻越海拔4017米的雪山梁子。来源:阿坝日报   ■记者 邹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