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演艺

肩上的铃儿响叮当 随着“90后”羌族妹子走四方

发布日期:2018-06-15 13:24:55文章来源:

肩上的铃儿响叮当 随着“90后”羌族妹子走四方








10月13日,大型原生态歌舞《羌魂》在四川歌舞大剧院上演。这场传统民族歌舞的普通表演,让现场近400位观众在表演结束后久久不愿离开。不少人将主创团团围住,有的要求合影,或者远远双手竖起大拇指以表敬意。

“原生态!巴适得公式!”当晚系列歌舞中的肩铃舞节目,更是赢得无数掌声、尖叫和呼喊声,把演出推向高潮。比起羌族的莎朗舞、羌笛、羌绣,肩铃舞较少出现在人们视野。它是一种什么舞蹈?当天,笔者走近这支“90后”肩铃舞表演团队,为读者一探究竟。

■李婷 陈海元 文/图

幕后

肩铃舞跳到人民大会堂

两枚手掌大小铜制或木质铃铛,系于两根半米左右的线绳末端,绳的另一端固定在羌服左右肩位置。跳舞时,羌人甩动双肩带动铃铛在空中飞速旋转,铃铛跟随音乐节奏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像一对“风火轮”飒飒作响,这就是《羌魂》里的肩铃舞。

对于1997年出生的羌族姑娘陈茂黎来说,从四川阿坝州茂县到北京人民大会堂这趟行程的距离,就可以用5年春夏秋冬的肩铃舞训练来丈量。2015年12月,时值中俄青年友好交流年闭幕,18岁的她带着肩上这对跟了她5年的铜铃,和60多个姐妹,走进了人民大会堂表演肩铃舞,并获得称赞,“能从茂县到最高殿堂表演,荣幸又激动,没有这串小铃铛,我也走不了这么远。”

目前,20岁的陈茂黎已参加过上百场肩铃舞表演。2010年至今,《羌魂》中的肩铃舞曾4次上过央视,其中包括2013年中央电视台元旦晚会,也去过上海、江苏以及韩国等地。

“双肩舒展,腰用力,胯收紧。”陈茂黎将肩铃舞的动作熟记于心。作为阿坝州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民族舞蹈专业的毕业生,她也总结了一些“小秘方”,比如:表演时羌服不能太大要服帖,绳子要根据每个人的身高和臂长进行微调,肩部要足够灵活有力,这样才能把铃铛甩起来,并保持动作不走样。

其实,姑娘们柔弱的肩膀要甩起半斤重的两只铃铛并非易事,稍微用力不当,就会甩到其他方向,砸到腿部、手部,重则出现瘀青。“肩铃舞用的是巧力。”另一位“90后”肩铃舞演员陈小青说,在掌握动作技巧后,还要保持动作有舞蹈的轻盈和美观效果,“不能让人觉得你狠狠地在使劲。”

迭代

从1.0升级到3.0版本

这场由“90后”表演的肩铃舞,其实是“70后”苏冬梅导演的。苏冬梅回忆,“5·12”汶川特大地震,使丰富的羌文化资源遭遇了重创,茂县县委、县政府把羌文化重建纳入全县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规划中,大型原生态歌舞《羌魂》应运而生。而她的工作,就是要排一场既有羌族特色又符合现代人观赏的舞蹈,还要与莎朗舞、腰带舞、羊皮鼓舞等脚部肢体语言丰富的舞蹈区别开来。

什么样的舞蹈既能使羌族人接受,又极具观赏性?《羌魂》艺术统筹、四川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杨莉立刻想到了肩铃舞。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杨莉在汶川县文化馆工作,她赴汶川、理县、茂县进行舞蹈采风,与当地羌族居民围着火堆跳莎朗舞时,发现羌族男孩儿的盔甲上有两只铜铃,女孩儿的坎肩上有吊坠的铃铛装饰,随着舞步发出有节奏的悦耳声音。这不禁让她思考:“为何不把这种装饰品变成有功用的舞蹈元素呢?”

1979年,“全国少数民族文艺调演”在北京举行,杨莉和同行的原阿坝州歌舞团舞蹈编导蒋亚雄交流羌族舞蹈的创编思路,彼此间关于肩铃舞的想法一拍即合。1980年10月,蒋亚雄创作的羌族女子独舞《羊角花开》面世,“首次演出就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杨莉介绍,那时的人们看到需要胯部扭动的肩铃舞还觉得“不好意思”。直到上世纪90年代,四川省歌舞团(现四川省歌舞剧院)的舞蹈编导潘琪、吕波,联合创作了羌族女子群舞《百合花》,轻柔的舞姿突出了肩铃舞唯美的一面。

到2008年创排《羌魂》,杨莉和苏冬梅将肩铃舞定位于“技巧性”“坚强”风格的展示,希望能通过有技巧性的动作来增强现代观赏性,同时让有力的动作来展现羌族人民坚强乐观的性格。肩铃舞从此一炮走红。

“肩铃舞的三次蜕变,既是老艺术家的采风智慧,也是新一代艺术家改良的结果。”青年媒体人、羌民俗研究者鲁磊说。

创作

巧用羌文化元素

其实肩铃舞从上世纪80年代算起,最多也只有30多年的历史。但有趣的是,当笔者每每问到年轻的羌族人,他们都会误认为肩铃舞是羌族古老舞姿的一种。

“这与创作中运用的羌文化元素分不开。”杨莉说,肩铃舞中的铃铛本身就是羌文化中的常见元素,再加上肩铃舞也继承了莎朗舞腰胯部动作的特点,刚劲有力的动作符合羌族舞蹈的风格,古朴中所传达出的民族审美意识、时尚的节奏感,因此渐渐融入现代羌族人民的日常生活中,被认同和喜爱。

也有传说,羌族少女肩上系着铜制或木质肩铃,每至劳动之余,便以甩肩铃为乐。“民间有肩铃舞的影子和风俗,但肩铃舞真正出现,还是在上世纪80年代,走红逐渐被公众熟知也就是这几年。”杨莉说,最早一批练习肩铃舞的女孩是专业舞蹈演员,但这几年,团队想把《羌魂》整部歌舞剧打造为一个活态的“文化传习所”,采用“羌族老百姓+专业演员”的阵容,让不少普通老百姓加入其中,在表演中习得羌绣、羌笛、莎朗舞、羌年等文化遗产,目前团队中参加肩铃舞表演的演员有16人,均为“90后”。杨莉估计,会跳肩铃舞的演员至少有上百人,民间学习肩铃舞的群体更大。

(据四川日报·天府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