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攻略

细品芦苇海

发布日期:2018-06-15 13:19:46文章来源:

细品芦苇海




















桑吉 摄

■蔡旻旻/文 吴冰凌 田贝/图

在这个夏季,最幸运的便是地震没有破坏九寨芦苇海的美丽。远处,蜿蜒的河道两侧只看到苍茫一片,白色的柔毡安谧地躺在枯竭的河床上,背后层林尽染的高山上,株株古柏挺立。在这里,你能恍惚察觉到一种若有若无的摇曳,一种令人难忘的碧翠,但这碧翠又不同于九寨其他海子的广阔与舒展,她很容易让你联想到皎洁之中切出的一段蓝色丝绸,如敦煌飞天,蓝色飘带舞动的梦幻,在车的缓慢行驶中更凸显出一种动态美感。

由于是在车上,我们能清晰地感受到芦苇海的柔婉。芦苇海是半沼泽湖泊。湖中芦苇丛生、水鸟翩跹、漾绿摇翠,好一派泽国风光。可是,芦苇海本为湖泊,却被唤作‘海子’,这是为何呢?

海子,这个词触动了灵魂的乐弦。不仅是芦苇海,这里所有的湖泊都被赋予“海”的美誉,就是由于她们摄人魂魄的迷人色彩。几十万年乃至几百万年时光的淘洗,捎走了浮华,几经沧桑,多少酝酿,终于将这雪影天光沉淀成琥珀,融化成湖泊。她们的心灵是澄澈的,在蓝靛相间的湖底,你能清晰看见沉睡了上万年古树的枝干、白灰色的河床,她们有时会泛起縠纹,如镜海。

早晨心宁如镜,一到暮霭初现,日落余影却微波粼粼。但更多的时候却是静谧异常。晨曦探出身子,看不见蓝色的鳞片,更听不见流水的酣然,只是静且如镜,比你所见的任何一颗宝石都剔透、晶莹。蓝色照亮你灵魂的乐土,拂去你满身的尘埃,正是这种与生俱来的特质使她们神似于海,却又珍贵于海,只有海之子才能让她们实至名归。而芦苇海显然在兼具了以上共性后,又有所不同。 藏族同胞认为,这整条沟里的108个湖泊,均是由天神下凡幻化的,而芦苇海有着美玉般的光泽,形似玉带,她就是由女山神沃诺色嫫的腰带变幻形成的。

继续徜徉于窗外的美景,山脉地势的起伏使人有了些许颠簸,在这颠微中,窗前近处闪过几株榕树,想起了以往游历过的海子,开始不自觉地将她们与芦苇海作比较。望着远处广阔的苍天,突然感觉诸如长海、熊猫海、箭竹海,她们都太自信了,她们无一例外将自己的美丽一览无余地奉献给人类,而她们本身的浩渺、澄澈与艳丽似乎给足了她们炫耀的底气。这种不带任何掩饰的美丽的确在一开始就给人以视觉的冲击,与此同时,芦苇海却只是谨慎,甚至卑恭地藏在茂密的芦苇丛中,蜷缩在108颗宝石之外的时空一隅,她深知自己没有原始森林的恒大、长海的浩渺,于是只是娇羞地躲在三径芦花丛,偷偷珍藏属于自己的宁静。这样的做法何尝不是一种智慧?她不仅展示了自己的宏奇,还将栖息在周围的芦苇巧妙地融在一起,而芦苇又以它自身的飘摇旖旎衬托出海子的美妙,这种完美的结合令海子更加美丽万分!

慢慢收回自己的思绪,车速逐渐减慢,渐渐能看见些许芦苇的茎脉根块,但没有穗,直直上去只有一些黄色又略灰的絮状物,那是没有长穗的芦苇——蒹葭,儿时吟诵的古诗重回耳畔,诗中的男子苦苦寻求河岸对面的伊人,而红尘中的人们又何尝不是在寻求美与安然?

终于,一阵徐来的微风带来了久别的惊喜,绵延的浪涛不期而至。风吹过我和芦苇的面颊,苇干压低了柔软的身躯,在一浪又一浪后重新挺拔。想起了帕斯卡尔的名言:“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又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这句话耳熟能详,正是由于芦苇遇风弯曲、无风挺拔的坚韧,使她给芦苇海的美丽又赋予了更深一层的含义。

嘴角扬起一道弧线,那时是一种从容的赞许,亦或是内心的酣畅。人因思想而伟大,因坚韧而最终屹立于自然之巅。人性是复杂的,有时在困难面前固然能坚持思想,保持个性,但有时,当大势所趋,难以抗衡时,又只能如芦苇一样随波逐流,俯首哀叹。人不能改变环境,只能去适应环境,关键是看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芦苇,也能教会你人生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