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美食

灶灰锅盔记忆深处的乡愁

发布日期:2018-06-15 11:56:15文章来源:

灶灰锅盔

记忆深处的乡愁

“荞面等物用作铧锣中馅以虀,呼为‘得木鸟’,入灰火中炙,令熟,男女同坐于地,手擘以食,随啜茶数瓯。” ——《章谷屯志(略)》











■周亮 杨红 马兴琳 彭娟

8月,初秋的清晨,位于阿坝州马尔康市松岗镇丹波村的藏寨如往常一般安闲自在,静谧舒适。早上六点,随着鸡舍里的鸡鸣声响起,各家厨房里也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村民三郎恩波家的屋顶飘出缕缕炊烟。

去年之前,三郎恩波一直在外地务工,城市里的灯红酒绿让他倍感迷惑。在一个孤寂的黄昏,三郎恩波收到家里托人带来的包裹,打开一看,是小姨初来专门给他做的几个灶灰锅盔。那一刻,他鼻子一酸,突然觉得好想回家。

不久以后,三郎恩波回到家乡,并在今年7月注册了“藏鸿灶灰锅盔”公司。家里因为父母常年疾病缠身而致贫,在马尔康市统计局的帮扶下,今年3月,一间32平方米的锅盔制作手工作坊建成。对于马尔康市统计局送来的这场“及时雨”,三郎恩波一家感恩在心,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出个样子来。如今,每天他都要将新鲜出炉的锅盔拿到十几公里外的马尔康县城去售卖。三郎恩波的母亲八滚和小姨初来也每天早早就起床忙碌起来,今天,她们需要完成100多个锅盔的制作。

生火、和面、揉面……姐妹俩娴熟地重复着这套做了几十年烙饼的动作。灶灰锅盔在当地也被称为“老百姓自己的馍馍”,是藏家人在特有的火塘中用烙、烤、烧3种方法,将饼稍烙变硬后放进火塘里的“子毛灰”(灶灰)中烘烤而成的一道特色美食,它外皮酥脆,内瓤松软,具有浓郁的麦香,也是当地居民的主食之一。

“荞面等物用作铧锣(面食)中馅以虀(酸菜),呼为‘得木鸟’(灶灰锅盔),入灰火中炙,令熟,男女同坐于地,手擘(音同‘拨’)以食,随啜(饮)茶数瓯(小茶杯)。”《章谷屯志(略)》记载了藏族百姓烧制和品尝灶灰锅盔的情景。用料讲究、制作工序复杂是灶灰锅盔的亮点,也是其口味独特的重要因素。

“用水磨磨出的面粉味道醇厚”、“和面时,水和面粉的比例要适度,不然做出来卖相不好”、“揉面时讲究的就是力度”……对于传统的灶灰锅盔制作要点,姐妹俩熟稔于心。

八滚说,灶灰锅盔需要把面粉加水和匀后,捏成圆形或椭圆型的面饼,再把面饼放在烧烫的烙片上埋进火塘的“子毛灰”里定型,并反复翻动烘烤,烧熟后拍去灰尘即可入食。“一般来说,需要在烙片上正反各烙几次,这样做出来的锅盔既均匀美观又可口。”

传统的灶灰锅盔,需用特制的模具印出凹凸有致的花纹,再用烙片烙制成型。观看锅盔的制作过程完全是一种享受,似乎它已超越其美食的实质,成为了一件艺术品。据丹波村里的老人尚杰乓讲,因为不同的模具图案有着各自独特的含义,所以各种场合做的灶灰锅盔图案也有着严格的区分,模具的选择和使用十分考究。

在外务工的那些日子,三郎恩波接触到很多与家乡不同的新鲜事物,眼见在现代科技和快节奏的生活冲击之下,越来越多传统的文化项目日渐消失,他内心颇感焦急,这也是他决定回到家乡传承传统文化的初衷。“在传承传统文化的同时做出自己的品牌”是三郎恩波的愿望。如今,他正在思考如何将传统图案和自己的创意融为一体,制作出有自己品牌特色的图案印章。今年七月,中央电视台慕名前来丹波村为“灶灰锅盔”做了专题报道,这更是在无形中给予了三郎恩波极大的鼓励。

除了制作方式和图案,形状和颜色也是灶灰锅盔品相的重要指标。初来说:“在我们当地流传着‘锅盔笑了,那天的运气就特别好’的说法。”这不仅是当地群众对锅盔制作者手艺的认可,更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和祈求。

“小时候,无论什么时候,到哪个村寨,都能吃上灶灰锅盔。如今,随着现代工艺的广泛应用,加上传统的制作方式太过复杂,火塘里的‘子毛灰’逐渐被电饼铛取代,现在已经很难吃到正宗美味的灶灰锅盔了。”今年53岁的泽郎大叔在美食街口看到三郎恩波的“藏鸿灶灰锅盔”摊位,惊喜异常,他停下脚步,欣喜地捧起一个锅盔,深深地闻了闻,孩童时期那熟悉的快乐从心底涌出:“小时候这东西可受欢迎了,老辈们经常讲,吃了灶灰锅盔,牙齿会变白,于是,灶灰锅盔成了抢手货,为了变漂亮,孩子们都抢着吃。”回忆起儿时趣事,泽郎大叔笑得非常开心:“长大后,我们不管是上山捡菌子、挖虫草,还是放牧踏青,都少不了带上几个锅盔。”说完,他不假思索地买了2个回家,大叔想把这童年的美味拿给自己的亲人品尝和分享。在泽郎大叔和许多离家的旅人心里,灶灰锅盔既是美食,更是自己记忆深处随时光流逝的青春过往,和那浓浓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