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演艺

单翼天使de飞翔若尔盖左手画师雍忠卓玛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8-06-15 11:52:14文章来源:

单翼天使de飞翔

若尔盖左手画师雍忠卓玛的故事














人物名片:雍忠卓玛,一个擅长油画、素描、水彩人物、唐卡、工笔画,出生在若尔盖大草原的藏族姑娘。10岁那年右手遭遇意外截肢,但这并没有让怀揣梦想的她失去对绘画的渴望。从小热爱唐卡的她,坚持用左手进行绘画。如今,她的作品《文殊菩萨》曾在上海市长宁区图书馆非物质文化遗产月举办的“瑰丽山川·精美唐卡”展会上获得高度评价;其主要作品《我与它》被西藏牦牛博物馆收藏;个人古典油画临摹作品布格罗姆的《少女》被东莞岭南美术馆馆长私人收藏……

■周亮 马兴琳

小时候,雍忠卓玛家里墙壁上供着的唐卡对小卓玛充满了吸引力,每天,小卓玛都会站在唐卡下,歪着小脑袋,驻足凝视很久。慢慢的,她发现唐卡吸引自己的地方不仅是信仰,更多的是画上丰富的色彩和线条,那时候,小卓玛就隐约地感觉到,自己和这些美妙的画面有着某种非常紧密的联系,只是因为年幼,她不懂该怎么表达这种复杂的感受。

“虽然我画得很差,可记忆里奶奶却经常夸我画得很好。”这让小卓玛异常高兴,后来,小卓玛兴致来了便拿起笔和纸开始笨拙地临摹。

A 骨子里的热爱

“2008年在甘肃拉卜楞摩尼宝唐卡艺术中心,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唐卡,那个时期的创作充满了激情,作品也能很好地反映出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而那时的同学们见证了我成长的过程,感情很特殊,所以好怀念大家,那时候的青葱岁月太美好了。”9年后,当雍忠卓玛再次翻出手机里跟同学们的合影时,不由得发出感概。

在雍忠卓玛的记忆里,“最初画画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从记事起就在画,就是单纯的喜欢。”在她看来,绘画是一件既能让她快乐又能带给她自信的事,所以,从小就对绘画有着特殊的感情,拿她自己的话说,在没有掌握任何绘画技巧的时候,自己就被唐卡所吸引,那是一种“骨子里的热爱”。

上小学后,一周一节的美术课成了她最喜爱、最期待的课程。

意外发生那年,对绘画的热爱和一颗不服输的心,让躺在病床上的雍忠卓玛用左手拿起了画笔,作了一幅很简单的“阿爸”肖像画,这幅画获得了医生和父辈们的一致夸赞,因为这些暖心的鼓励,瞬间又点燃了她对绘画的信心和希望。出院回家后,雍忠卓玛决定回到学校继续读书,父母在惊喜的同时也感到十分欣慰,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会消沉下去了。

“雍忠卓玛除了在绘画方面很有天赋外,她更是一个自强、努力的姑娘”,时任若尔盖巴西中学美术老师的李亚飞被雍忠卓玛的精神和坚持感动。在他的细心教导下,雍忠卓玛的绘画水平突飞猛进,她更加热爱绘画了。

B 画师的坚守

初中毕业后,雍忠卓玛到四川省威州民族师范学校的美术专业继续学习。在威师校,她开始接受系统的艺术理论学习和专业技巧技法训练。毕业后,雍忠卓玛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在四川美术学院学习的机会。

“那几年,我的收获很大,安排的课程也都特别系统正规。”在四川美术学院,雍忠卓玛接触到了她后来最热爱的油画。在那里,她系统地学习到了更加高深的油画、素描等技法。

颜料、画笔、轮廓分明的笑脸……从学习绘画开始,只要看到这些,都会让雍忠卓玛的创作欲望瞬间膨胀,她会立刻不顾一切地投入到绘画创作中。

“在梦里,我去看了学弟学妹的油画展,风格各异,看得我下巴都掉下来了。我还暗自感慨,三年不见,他们的进步多大呀!”一天,雍忠卓玛趁午休打了半小时盹,居然梦见了学校里的生活。在潜意识里,被后来者超越成为她惧怕的事,因此,她画起画来更加拼命了。

绘画、磕头、浇花……现在,对于雍忠卓玛来说,每天磕108个长头后,给花花草草浇点水,然后又继续绘画的日子虽单调,却很充实。她经常和朋友们打趣说,磕头治好了她的颈椎疼痛,以及背部的各种不适,她还热心地将这个方法分享给身边其他专心绘画的朋友,希望他们也能远离颈椎疼痛的困扰。

这种充实感让雍忠卓玛为当初自己毅然决定继续读书而感到庆幸。当初,从威师校毕业后,她悄悄在手机上为自己找了一个成都的考前培训班,和培训班联系好后,她才跟父母说出自己不想那么早工作,还想继续深造的想法。

在征得父母同意后,她在成都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专业美术培训。为了确保考进四川美术学院,在两个月的专业培训同时,她还必须坚持复习文化课。付出就有收获,最终,雍忠卓玛顺利考入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四川美术学院。

2015年,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后,雍忠卓玛再次放弃了工作的机会,只身一人来到拉萨“西藏丹巴绕旦勉唐派唐卡学院”跟随著名唐卡绘画大师丹巴绕旦潜心学习唐卡技法。

“每天除了画画,我很少出门,出门也是参观一些展览,看看别人的作品。”在雍忠卓玛眼里,画展上不仅可以认识很多不同类型的艺术家,也能学到很多东西,对比之下,更能找到差距,同时,对自己的要求也会比之前要高很多。

C 面朝布达拉宫 优雅老去

虽然到拉萨继续深造的愿望得以实现,然而如何维持自己的生活,却成了摆在雍忠卓玛面前的一道难题。

“现在自己大了,不能再靠家里了。”为了不给家里增加经济负担,毕业后,雍忠卓玛就没再要过家里一分钱。为了维持生活,她在学习之余,会利用休息时间完成一些微信上接收的油画订单。

“虽然生活比较拮据,但是我很快乐!”雍忠卓玛介绍说,自己每月能画两幅油画,每幅1000到2000元,刚好能应付自己每个月的生活。

除了唐卡和油画外,去年雍忠卓玛在朋友的影响下,开始画速写小画。在她看来,几分钟的速写小画是一种自我放松和娱乐的方式。为了提升技艺,她还利用休息时间学习了盲画(“盲画”注重作画者的个人感受,强调作画者首先要用各种感官去理解事物而不是画出事 物,作画者在作画过程中以触觉、动觉为主导,带动视觉去感觉事物,眼睛与手同步作用,动笔之时眼睛盯着的是对象而不是画纸。)

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专心创作,雍忠卓玛经常关闭朋友圈,潜心创作。于她而言,艺术的魅力就在于能让人身心愉悦。为了完成自己的目标,熬夜创作是常有的事。当谈及创作的辛劳时,雍忠卓玛说,绘画已然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在创作时,感觉很快乐也很享受,因为这份愉悦,那些苦也就不值一提了。

“我想不断学习、不断创作,然后凭实力开个自己的绘画工作室。若还有余力,我想免费教那些有绘画梦想,但经济困难的学生。”再谈及更遥远的未来,雍忠卓玛嫣然一笑,灿烂如贝:“年老之时,每天听听音乐、画会儿画、喝喝茶,然后,面朝布达拉宫优雅地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