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演艺

民谣男孩张佳飞

发布日期:2018-06-15 11:27:25文章来源:

民谣男孩张佳飞

·记者 龚绍珍·







人物名片

张佳飞,又名格桑嘉措, 藏族。出生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市。

2011年:高中毕业与本土乐队“西夏绒玛”举办第一届“阿坝原创音乐会”。

2013年:参加中国梦之声获得云南赛区冠军。

2013年:参加中国好声音,获云南赛区前10。

2016年:正式加入本土“绒巴”乐队举办川藏地区首个摇滚演唱会“放生”专场

2016年:参加央视军营大舞台“谁是战士之星”获得月赛季军。

2016年:参加央视军营大舞台“谁是战士之星”获得年度亚军。

2016年:参加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解放军代表团“筑梦边关”综艺晚会。

2017年:与好友创立马尔康本土小众独立音乐厂牌“大马帮”,并举办“民谣谈唱会”推广本土原创音乐。同年7月,受邀参加少数民族原创音乐盛典“红原雅克音乐节”,演唱原创歌曲《马尔康姑娘》。

2017年:参加西藏自治区网络歌手大赛获得冠军。

“山谷间有座小城

河流穿过这个地方

蓝天白云下面

站在神山上 守望

这里楼房很高

遮挡了阳光

这是我的故乡

有你 最美的姑娘

最美的姑娘

你就像是一朵格桑花一样

在宽广的草原静静地绽放

搭着头帕的脸庞

穿着百褶裙那迷人的模样

……

最近,在阿坝州的朋友圈里广泛传唱着一首好听的歌曲《马尔康姑娘》, 这是执着于音乐的大男孩张佳飞作词作曲的。听众在歌词里,最初感受到的,似乎是一段朦胧又美好的感情,那毫无矫饰、率真性情的流露,听起来十分感人。这是典型的民谣风格,也是这两年逐渐被大众所熟知并喜爱的音乐方式,如《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南山南》……

25岁的张佳飞个子不高,留着很精神的小寸头,一笑就露出两颗虎牙,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个憨憨的邻家大男孩,张佳飞喜欢音乐,家乡的山水草木根植心底,民谣成了他最喜欢的表达方式。

A

与梦想一步步接轨

热爱+坚持

“唱歌是我从小的梦想与爱好,由于家里的很多长辈都从事音乐和文艺工作,所以我从小就喜欢唱歌。”之前张佳飞的梦想是能够一直玩音乐,可当昆明陆军学院来招生时,父亲特别希望他入伍读军校,因为那是父亲曾经的梦想,于是在没有任何考虑的情况下,张佳飞背负起父亲的梦想开启了军旅生涯。

对于14、15岁的少年而言,部队生活很多时候除了苦和累,还是单调而枯燥的。在这样的生活中,每个人都在寻找不同的方法调节自己。张佳飞选择了一把吉他,在那个封闭的环境中找不到人指导,他便靠着自己一点点慢慢地积累和学习。有的人学习吉他就是为了弹一首歌装装酷 ;有的人则是想写写歌表达自己的情感;而他则是因为离不开音乐,从靠音乐排解枯燥到离不开音乐,音乐陪伴了张佳飞的成长。

09年一次偶然机会的外出,看见一位街边卖唱的流浪歌手,他抱着吉他,声音通透中夹杂着沙哑,那个瞬间,张佳飞仿佛听见心底有一棵嫩芽破土的声音。后来才知道,那就是民谣。于是他开始去搜寻这类歌曲,当时的中国民谣非常小众,小众到除了那些耳熟能详的80年代校园民谣,其他的歌都只能在豆瓣网上去听,也许是因为那时候民谣歌手太穷,出不起唱片吧。

“由于在生活中,我们大多数时间处于独处的状态,而孤独的最好良药就是民谣,在这时候,我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情绪开始创作、写歌。”但那时候张佳飞觉得自己完全不懂得怎么去表达。2011年,离家当兵三年后的他第一次回到家乡,遇到了曾经的“九拍琴行”老板老唐,通过他认识了唯一的本土乐队“西夏绒玛”,听说了阿坝第一个原创民谣音乐人郭继的故事,那个探亲的假期,他们举办了马尔康这个小地方的第一次原创音乐演唱会,这些人和这些事,给他留下了深刻记忆。

回到部队后不久,老唐去世了,张佳飞在悲伤之余,更加坚定了要把音乐做好的决心,并努力一步步向梦想接近。

B

原创的灵魂

民谣+家乡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为了实现梦想,长期在外面闯荡,而家成了他们心中最柔软的一部分,想念家乡,思念亲人是常有的事。作为一名军人,军校毕业后到西藏,佳飞很少有时间回到家乡,但他的歌里处处都是家乡的影子,耳熟能详的梭磨河、鹧鸪山、酥油馍馍都变成优美的旋律,飞舞在他的舌尖。

“《马尔康姑娘》这首歌的旋律很早很早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脑子里,那时候还没有歌词,所有的歌词全部成型的契机是因为休假回来参加了一次本地的婚礼。”说到这,佳飞略显羞涩地挠了下头:“你知道这里的婚礼都特别热闹,老老少少盛装欢聚。尤其是年轻姑娘们让人印象深刻,几乎每一个妹子都面容姣好……”

穿着嘉绒传统服饰的姑娘们端庄大方,五彩丝线绣出的头帕下的脸庞又如此娇俏可爱。那时候对于没有谈恋爱的佳飞来说,忽然间心中有了一个想象中的姑娘,而自己就像新郎一样身着盛装……这首歌的歌词就这样填了出来。很多人问这个人究竟写的是谁,其实就如佳飞自己说的那样,《马尔康姑娘》不是具体的某位姑娘,她是每一个男孩心中梦想的完美女孩。

再说到《海拔3000米》这首歌,是在离开家乡,回到西藏以后创作的,虽然工作的地方也在藏区,但与家乡依然相隔遥远。所以总是有一种牵挂萦绕心间:对亲人的牵挂,对一个无中生有的“马尔康姑娘”的牵挂,也没有那么具体,可能只是一种情愫吧。想象自己来到了圣地朝拜,为了亲人,为了爱人,为了世间万物。

《马尔康姑娘》、《海拔3000米》、《挨球》、《旺姆同学》……他的歌曲一首接一首。就像赵雷的《成都》,一些生活中稀松平常的小事,都被变成故事,被弹唱成曲,没有花哨的技巧和华丽的辞藻,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在不经意间击中聆听者的心房。

C

做有态度的音乐人

张佳飞说:“我一直觉得我们藏族地区的孩子并不是只会唱藏歌,并不是只会唱格桑花和雪山,我希望自己能掀起藏地民谣的浪潮。”

国内的音乐市场鱼龙混杂,近两年民谣音乐被突如其来的各种风格冲击,在人心浮躁的年代,人们已经很难像看书一样静下来仔细品味一首歌了。因为音乐市场的混乱和不稳定性,越来越多的“快餐音乐”层出不穷,民族音乐市场也被影响得不浅。民族音乐从最开始朴实动人的旋律到现在慢慢变成了复制品和廉价消费品,在过去的年代,那些主导民族音乐的前辈们都创作出了很多很多经典的作品,比如《向往神鹰》、《思念》,而现在的藏歌编曲很复杂,歌词意境很简单,甚至一首歌听完,都没有明白到底唱歌的人想表达些什么。

对于佳飞来说,做音乐最难的其实就是背后没有任何团队,每次参加一些活动的时候,与那些一两首歌就爆红,并有经纪公司撑腰的歌手同台演出,他都感觉自己有些底气不足,但是当站在台上,看见那些支持自己的人时,觉得自己写过和唱过的每一首歌都没有白费。2017年雅克音乐节上,佳飞作为家乡为数不多的歌手,站在家乡最盛大的舞台上,演唱了《马尔康姑娘》,看到台下观众同自己大声合唱,他激动难抑:“相信这样的体验,对每一个歌手来说都是终身难忘的经历,也从未想过自己默默地写歌,有一天会得到家乡人民这样的恩惠。”

做音乐没有一帆风顺,有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出现很好的歌词和很美的旋律,反复地想着,希望能记下来,但是因为工作繁忙,常常到能记录时已经忘了,很多时候接到电视台和大大小小活动的邀请,几乎全都因为工作原因推辞,也在网上被人骂过,和其他所有的歌手比起来,首先不是专业出生,也没有受过专业培训,没有什么导师或者前辈领路。但是作为嘉绒地区的年轻人,佳飞很清楚地知道,如果要在音乐这条路上有所突破,首先本民族的文化是不能丢掉的,是哪里的人就唱哪里的歌、说哪里的语言,非要学别人是学不会的,没有深厚的本土文化底蕴作为支撑,仅靠片面、浅薄的模仿是无法长存和传承的。

这几年,佳飞机缘巧合地参加了很多比赛,让他更加清楚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应该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平台,应该传播些什么东西。军人的身份是一方面,可是民族和家乡才是更大的一个方面,因此他说:“我的作品主要是想提醒自己,以及和自己相同的人,我是哪里的人,来自于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