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攻略

骑着马儿去看海

发布日期:2017-07-14 17:49:17文章来源:阿坝日报

骑着马儿去看海

曾晓鸿


    汽车把我们从马尔康送到纳足沟16公桩处后返回了马尔康。余下的10余公里山路只能步行或骑马了。

     我们一行五个在渐渐露出的太阳下等待来自纳足村的向导,大约半小时后,两名向导赶着五匹马到了。我们每人分了一匹,没了马匹的两位向导跟在我们后面步行。

    眼看已经放晴的天空又慢慢的阴沉了下来,不到几分钟时间,就开始飘起了毛毛细雨。饱含雨水的树枝低垂在山路两旁,马队从下面经过时,每个人就成了落汤鸡。天上有雨水,地上有露水,这可苦了队中两位西装革履的伙计,其中一位带了两衣的还凑合,另一位啥也没带的伙计,无奈中只好把塑料袋套在头上当雨具。

    悠长狭窄的山沟里满是秋天的雾气、雨水和结满了野果的森林。这些野果都是些我熟悉的果子。我在马背上捋了一串野葡萄,见此,跟在后面的向导金军析了一枝递给我,胯下的坐骑以为我拿了树枝是来抽它的,惊恐的加快了步伐,追上了前面的伙伴后,仍然没有停步的意思,还想从他们旁边挤过去,差一点儿就把正在马背上睱思的同伴挤了下来。

    忽儿稀疏忽儿稠密的秋雨,仿佛夏日里成群的蚊虫,在你的四周不停的翻飞。过了两叉河,地势变得开阔起来,而且有了明显的高山地貌的特征。一切都显得十分博大壮美,近处是苍劲的杉树林,稍远是大片低矮的红柳和杜鹃林,更远处则是忽隐忽现的山峰和不停奔涌的山雾。同伴们在我身后很远的地方,空旷寂的山野里只有我这位骑枣红马的侠客,独自一人穿云破雾。我盼望着此时突然有一群草寇从路边窜出来,和我在苍茫天地间上演一出惊心动魄的好戏。

    蒙蒙的雨雾中始终未见草寇们的身影,反到出现了许多横亘在面前的冰渍石滩。我已无心想什么草寇了,只得下马小心的前行。

    我一边走一边拍一些资料:马蹄莲、大黄、羌活……这些高海拔地带才有的植物们,在这个多雨的季节里被我一一收藏进了干燥舒适的CCD里。伙伴们从我身边逐一走过,拐过一片小山坡,几间瓦板棚子跳了出来,其中一间冒着缕缕青烟的,便是我们此次远游的大本营。

    很想抱着大火美美的烤一会儿,但那座诱人的海子还在几公里之遥的山坳里,行动远没有结束。

    我牵过枣红马,对它说,伙计,再辛苦你一趟,回来时招待你吃锅魁(烧饼)。大伙儿一听都失声大笑。

    年纪稍长的向导王丹留在棚子里烧茶,年轻的金军带我们上海子。

    山路依然泥泞难行,我都有些不忍心骑马了。随着海拔不断增高,墨绿色的云杉林渐渐被翠绿色的落叶松林代替了。到了深秋,这里一定很美,绝对是一处值得驻足观赏的地方。


    金军让我们把马匹留在满是黑色冰渍石的石滩边,然后沿一条小路上山。大伙气喘吁吁的一点儿一点儿往上爬,半个多小时后,才爬到海子边。

    CPS显示这里的海拔为4280m,这座湖水呈墨绿色而被当地人称作错木纳(黑海)的高山湖泊,是一座典型的冰渍湖,湖体呈漏斗状,湖泊北岸和西岸是大片的高山草甸,东岸和南岸是规模较大的冰渍石滩,遥想从远古慢慢消融至今的冰川,是怎样一点一点的将石块从峰顶运到山下,又是怎样把石块一点一点的雕刻成今天这般模样的。冰川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汪湖泊还在亘古不变的蓝天下面孤独的守望着亿万年间的风尘。

    从错木纳到牛棚子几乎没有骑马,一是因为全是下坡路,二是太多的冰渍石滩让人不停的重复着上马和下马的动作。雨越来越大,大伙都埋着头一声不响的朝山下走。当拐过一座小山坡时,我仿佛嗅到了马茶的清香,抬头一看,果然就望见了雨幕后面的牛棚子。

小贴示

    1、租车从马尔康市至纳足村16公桩处,然后租马进沟。

    2、一定要有本地向导带路,切勿独自进山。进山后海拔会逐渐增高,须慢慢适应。山中早晚温差较大,要带足衣服,并且要备一些常用药品。

    3、行程时间建议在23天左右,第一天从马尔康县城到牛棚子,第二天错木纳然后返回牛棚子,第三天回到马尔康县城。如果你的体力允许,可以将时间缩短为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