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攻略

体验失败,在海拔3257

发布日期:2017-07-14 17:20:17文章来源:阿坝日报

体验失败,在海拔3257

周亮  曾晓鸿

 

    对于一个体质极差,但又酷爱户外运动、徒步旅游的人来讲,自己所热爱的,总会成为心里那碰触不得的疼痛,我便是如此!

    那天,听到曾科头骄傲地宣布我们即将和四姑娘山登山学校一同攀登小金四姑娘山的大峰,脑子里激灵一下,兴奋冲涌、思潮澎湃——我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能有机会亲自体验一回梦寐以求的登山运动。随后几天,整个人始终处于一种莫名的兴奋状态,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狂热地购买登山鞋、遮阳帽、冲锋衣冲锋裤……和朋友聚在一起,我急着向他们显摆我要去登峰的事,看他们满脸艳羡的神情,我觉得自己已经站在了一个处于他们的上方的高度,十分有优越感。

    终于要出发了,虽然不是在一个自己设想的晴朗日子,但那已经不重要了。穿上全套服装背着背包站在镜子前面仔细端详,那个骄傲陌生的女子看起来真的很象一个可以征服高山的勇者。

    一行5人集合完毕,吃完早餐便坐上登山学校的面包车出发了,一路欢声笑语,带着对大姑娘峰的爱慕与崇敬向她逐渐靠拢。经过5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到了四姑娘山的脚下——小金县日隆镇!在这里,我们见到了前来迎接我们的登山学校年轻的校长松柏。一同吃过午饭,已是下午2点,天色阴霾,而我们还要赶到7公里以外的登山大本营过夜。众人背上各自的行囊,我们正式向着大姑娘脚下的大本营挺进。

    或许是这里海拔有一定高度,也或许是天气不好,再或许是自己实在是缺乏锻炼,在穿过公路,下完一个小山坡开始往高处走的时候,我迅速地开始感到累。继续上行,能听见自己喘息逐渐急促直至开始出现嘶嘶的细鸣,心脏疯跳如鼓,血液全部冲涌到了头部,嗡嗡轰鸣。看看其他的人,除了气息稍微急促以外,没有谁象我这样难受,一位同事甚至奇怪地问我:“不会哦,你怎么会这样累?”再走了一小段,我越来越感到体力不支,头晕目眩,最后,心脏突然抽搐着疼痛起来,我不敢再走,于是赶紧找一块石头坐了下来,摸出随身携带的硝酸甘油含服了2粒。曾科头本已走到前面很远,见状又折了回来,看到我如此狼狈的样子,也无可奈何。由于时间紧迫,只好匆匆交代几句,吩咐我回去找地方住下,注意休息等他们2天后下山之类的话,便率领其他的人渐行渐远。这时候天空沥沥下起了小雨,我在没有平复的喘息和心跳之中看着他们离去之后的凌乱脚印,竟然生出一种悲壮惨烈的感觉。

    雨越下越大,我坐在原地不想动,目测着我走过的短短山坡,任沮丧的感觉冲击着发晕的头脑;懊恼的滋味啃噬着还在疼痛的心脏。我失败了,这样轻易的、在海拔3257的高度。而且,是以这样无厘头的方式。

    来到小金县上,敲开哥哥家的门,我只说了一句:“丢死人了!”便倒在客床上昏然睡去……

    此后至今,已有10多天了,懊恼尴尬慢慢平复下来,我也时常回想这件事,想到同事们调侃:“越是事前激动程度过高的人,到时候越要出问题。”我就觉得又好笑又郁闷;想到曾科头得意地显摆:“和那些人登山慢死了,我汗都没出。”就嫉妒得把牙齿咬得咯咯响。对于一个日常生活中懒散、缺乏锻炼的人来讲,登山确实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挑战。如果再加上体质本身就不好,或者心脏虚弱之类的,最好不要去尝试不适合自己的极限运动:哪怕你对它非常热爱!

    有的事情,就算再倾情深爱也不能强求,例如登山,也例如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