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新闻网
阿坝攻略

蒲溪夏之约

发布日期:2017-07-14 17:03:20文章来源:

蒲溪夏之约

周亮

    夏日的蒲溪沟,满眼都是苍翠欲滴的绿,深浅不一层层叠叠,间或有几枝雪白或鹅黄的细碎花束在油亮绿叶之间闪亮、跳跃。夏日的蒲溪沟是如此宁静,静得几乎可以听到花草树木的呼吸声。于是有不甘寂寞的俏皮鸟儿,小心翼翼地低鸣上一两句。
  为了与夏日的蒲溪之海相约,走进了名为“扇儿把”的峡谷。莫非是迎接远客的礼仪?峡谷的细路两旁,竟密密麻麻铺了满地的野草莓,水灵灵的红色点缀在青翠草叶之中,地毯一样铺向眼望之尽头。进得峡谷便逆流而上,河流时而宁静如处女般静逸;时而轰鸣似脱缰野马般狂暴。水流轻缓处,鳞鳞波光里面,河底色彩斑斓的鹅卵石清晰可见;湍急处,水柱从高处跌落,隆隆吼叫着激起白色的浪花和清雾,随着一阵阵微风飘散开去。途中偶尔遇到用圆木搭建的独木桥连接两岸,当女士们脚不停步轻松地过得桥来,回望却见两位男士还心惊胆颤地在桥上“爬行”,于是欢声笑语把徒步的疲累一扫而光。
  峡谷中让人赏心悦目的,除了青翠的树木和斑斓的野花,还有那些形态各异、挺拔刚劲的石壁和石峰。一面面黛青色的高大石壁上,天然的白石镶嵌其中,形成各种各样或是具体或是抽象的图案,有的象丝丝缭绕于山畔的云彩、有的象莫高窟里妖娆轻舞的飞天、有的象暗夜里天空中点点繁星、有的象快乐自由奔跑的九色鹿……而那些以一种坚韧的姿态屹立了千万年的石峰,守望着满山柔媚的青树繁花,就如同守望着自己千万年来不曾改变的爱情
  在峡谷中行走,偶尔会遇到当地的老百姓,他们一直过着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栖的简单生活。这些百姓淳朴善良而不乏热情,在途中相遇,他们会很开心地招呼于你,邀请你去他家歇息片刻。和他们聊上一会天是件非常愉快的事,这些纯粹的、不被外界污染的人就象他们周围的风景,能让你透过他们洁净的双眼照见你自己最本真的样子。
  如同每一首乐曲都有它的一段高潮,峡谷中的高潮便是它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蒲溪海子。见到它第一眼的感觉就是惊艳。它是如此深幽碧绿,就象满山满坡的绿已经容纳不下,才将它也浸染成这种颜色。正午的海子宁静得连一丝微风也没有,一山的绿树青草倒映在水中,清晰明亮得镜子一般。水里浸泡着一些枯死的树木,在水波里呈现出金黄的色泽,感觉已然在辉煌灿烂中轮回成另外一种形式的生命。没有人知道蒲溪海子是从什么时候就存在于此,也没有人知道它还会在这里躺卧多久。她就象一个经历了一切坎坷磨难的智者,低垂双目超脱地注视着我们这些红尘里的匆匆过客。当一切繁华世事都最终回归于尘土之时,她还兀自宁静地独立于此,谁又能明白她在思考些什么呢?只希望永远不要有人来打扰和破坏她超然物外的世界,就让她一直拥有这个与世无争的空间吧!
  友情小贴士:蒲溪沟,位于阿坝州理县境内,薛城和理县县城之间。从薛城往理县方向大约10公里,路边有“蒲溪”字样的标牌。左侧有一个入口,车可以到达“扇儿把”峡谷的沟口(又名三道桥)。从此处进沟可以看到“蒲溪海子”。经过三道桥继续前进,可以到达沟内的五个羌族寨子——大蒲溪寨、休溪寨、葵寨、色尔寨和河坝寨。清代王铭所书的《十寨》,实际上还包括了山后由薛城管辖的五个寨子,并不都在蒲溪沟里面。这五个寨子都修建在高山的顶部,周围是万韧悬崖。因为山高路险交通不便,蒲溪寨子的建筑和民风都保留了非常纯粹的原生态文化风格和习俗。生态环境也因此没有遭到人为破坏,寨子周围还可以看到年龄几百的老树。蒲溪的寨子因为古老而充满了神秘色彩,对原生态文化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去游览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