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攻略

情人海,坠落峡谷的眼泪

发布日期:2017-07-03 11:51:08文章来源:阿坝日报

情人海,坠落峡谷的眼泪

   

 ■吴冰凌 徐兴贵 卢明燕 代永清    这是一颗眼泪,    一颗穿越千年的眼泪。

    就这样孤独地挂在一个叫撒尔脚的地方,在阳光下泛出那样静蓝的色彩。

    远远望去,就像是Rose胸前那颗带泪的海洋之心。

    于是,它便静静地在这里等待着心爱的人儿到来。也许是时间太长,长得足有一千年那么长……

    我不知道,情人海,是不是经过了一千年的等待,但我知道它用那四季不同的美期盼着情人的到来。    春日,野花开遍山坡,阳光穿透云层直射湖面,凝结的冰面在它的身体里慢慢融化,悄无声息地与海子再次相融。湖畔的云杉、高山柏在夏日用饱满的葱郁围抱着这颗湛蓝,山影湖光在这里闪烁神奇。湖水在秋日越发湛蓝明净,林木在季节的晕染下换上了彩妆,就连湖光也闪烁着层叠的斑斓,冬日一片洁白包裹着海子,在茫茫处连成一片,分不清哪里是山峦、哪里是海子……

    季节交替了海子不一样的美,让人在灵魂深处向往,又在那处湛蓝里流连忘返。

    它如一段悠扬的旋律,轻轻触碰到了柔情的心扉,让人满心想追溯它飘扬而来的旅途。

    情人海又名“长海子”,藏语叫“撒尔足措”,它的背后还有一段美丽的神话故事:相传,很久以前这里是一片茫茫雪域,一位英俊的猎人就生活在这里。有一天猎人照常到山林里打猎,遇见了一头神鹿,他从神鹿身上捡回了一颗美丽的太阳石,这块太阳石瞬间化作了一位名叫太阳女的美丽的姑娘。太阳女美丽、勤快,两人一见倾心,很快相爱,从此就定居在这里。山下的土司获知后,垂涎太阳女的美色,欲霸占太阳女,就率兵围困了猎人夫妇。猎人为了保护太阳女,在抵抗中不幸被杀害,天上的太阳神得知了此事,立马用神力赶走了土司,并要把太阳女带回天庭,太阳女深爱猎人不愿回到天上,誓死要守护在丈夫身边。就这样,太阳女坐在丈夫身边哭了三天三夜,眼泪融化了周围的冰雪,渐渐汇聚成一片湖水,三天以后,泪已流干的太阳女化作一条美人鱼拥抱着丈夫跳入了湖中,一起沉入湖底。人们为了纪念太阳神女和猎人,便在岸边栽种了情人树,并把这个湖泊命名为情人海。

    凄美的爱情传说,让人不经感叹在这70米深的湖底,有两个相爱的人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想,大概是那份爱净化了这池湖水,所以它才会那样深邃,那样湛蓝,那样凄美迷人。

    如今,情人海仍然流传着“静”、“灵”、“潮”三绝:人畜经过海子不能大声喧哗,否则震动海子上方的空气就会形成降雨和冰雹的奇观。所固形成了现今的:人过无声、马过摘铃、牛羊忌哨,一旦遇上大旱,人们就会以声震空求得降雨,屡试皆灵。俯看情人海湖水自西向东流动,和缓而静谧。夏季有潮,涨潮时间大约在上午9点和下午5点,那时在约一米的水下可见泥沙起伏,不断来回涌动,此象大约持续40分钟结束。冬季,湖面结冰,唯有中心直径十余米处不结冰,飞鸟、走兽在冰面行走畅快,景象十分壮观。联系到清朝李心衡在《金川琐记》里对情人海的描述:“巴步里山巅的海子(情人海),有益物大如屋子,形似青蛙,常涌跃涟漪中,翘首出水面四顾,不为民害,土民遥望见者,合掌佛号,即潜伏不见。”这一切更增加了情人海传奇而神秘的色彩。

    伫立在情人海的身边,呼吸着高原微凉的空气,一切思绪都被宁静包围,此刻只想闭上眼,静静地聆听鸟鸣鱼游、风卷落叶、微波轻漾。而情人海,却没有半点的姿态仍然静静地流淌在那里,仅凭潮涨潮落翻滚自己,与蓝天交相辉映出深邃的蓝,任阳光在它的身体点缀波光,直到不敢用眼睛去相信。

    曾几何时,情人海已成了灵魂深处的向往。在梦里穿越到它身边,触摸那刻骨铭心的清凉,倒影被回荡的波纹打乱,久久不能散去。    这一刻,就站在它身边,那串海洋之心,在静静地发光,那颗眼泪,在静静地流淌|。湖光依然映射出白塔、山峦、飞鸟还有那久久伫立的身影……    而我,却不愿拨动眼前的湛蓝,只想同它一样静静地在这里,忘记那快要起身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