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新闻网
阿坝攻略

记怀西里寨

发布日期:2017-06-28 12:54:27文章来源:阿坝日报

记怀西里寨

  

  万林西里寨,位于阿坝州金川县城北30公里处,维度偏南,四季风景各异,近年来,随着乡村旅游的盛行,她以不远不近的距离,以随意来去之态,深得小城人们的厚爱。

    ■魏银凤/文代永清/图    多次往返于西里寨,反复流连在它的奇山秀色中,越看越觉得稀缺可爱。

    午后,山的暗影浮沉在树梢,时不时还滚落在河谷与公路边上,我独行在万林西里寨长长的弯沟峡谷中,踽踽穿行在忽明忽暗、忽暗忽明的时空隧道中,分明感觉有一种迷离之美和隔世的惶惑在摇坠。

    好长好长一段路,没有车、没有人,偶见的生命就是那些闲着刍嚼的牛儿,很肥美。挂了锁的红膝铁皮镶花门,玲珑秀巧的石木瓦房清一色红檐瓦檩,青红交半的小苹果,路边随意开放着的五颜六色的小花朵......幽蓝的天幕,太阳洒落下的光芒温热而明亮,生长着草木的土地一副安静淑娴的模样,油松的树枝、青蒿的茎叶、白杨的树干、野桃子分泌的油脂纷纷散发出好闻的味道。环村的小道上,长长短短的栅栏影子,像雁阵,像黑白的琴阶,流淌着叮叮咚咚的歌。

    狮子山,雄奇、俊美。树们都披了秋天的霞帔,流光溢彩,像极了雄狮闪着金光的飘逸洒脱的鬃毛。一如贸然撞遇在大草原上美餐后惬意享受阳光的狮王,时间仿若在那个光芒瀑泻的午后停留。    象鼻山甩着长长的鼻子,那些精巧的农家小舍像俊美活泼的小象在欢快洗浴后嘻喷在睫毛上的露珠,玲珑可爱。鼻尖儿上的白塔盛着美好、祝福与丰收,在空明的蓝天静水中那么安然一坐,浑身上下便散发着佛光的力量,不由的让人安定、肃穆、端庄......微笑凝眸,山仿若因其庇佑而愈发地秀美,水因其庇佑而更加地静美,人因其庇佑而和美。

    小小的村庄,不足百户人家,在这样的静好中保持了纯美和朴实。依山傍水而居的人儿,舀一瓢溪水煮食熬汤,采一把云霞,洗一捧野菌,掐两段青葱,加上几颗红红的沙棘,再放点松果儿,大自然雨露、星月与阳光的味道,久久弥散在村庄上空。无论秋冬与春夏,纬度偏南的高山气候总以独特的景致吸引着远远近近的人前来避暑、采菌子、看彩林、滑雪橇。从不吝啬的西里寨人,以宽容的心怀接纳和吸收这些前来猎奇的脚步。淹没在老沙棘林间的小木屋,一如童话中王子与公主相遇的地方,旷世奇绝的梭罗体验无限的翻版,一树屋、一片林、一条小溪、一个湖,森林中无数的动植物简单而热闹着。一个人的世界可以如此通透、简单、富足、殷实,一个村庄的世界简明如此却实属不易。

    乌龟山,藏在深茂的丛林中,不易得见,也鲜为人知,我因在这里反复着来去了无数次,与这里的村民常常来来往往,便得以见赏了那只有村人知晓的乌龟山。乌龟山同样以山形奇似乌龟而得名,只是,观看山貌需要在特定的地点,我们绕着环山村道,来到高高的观景处。群山巍巍,清一色的莽莽丛林,像是得了谁的指令似的,齐刷刷的立正、向右看齐,活脱脱一副英姿飒爽的士兵样。掩印在从林间的乌龟山披覆着青树绿衣,翘首抬望,岿然不动,浩荡的神龟之气涵养着一方水土的宁静之雅。峡谷两侧绵长的山脉就像一个长长的风袋,在西里寨的地方鼓胀的饱满、浑圆,一只灵动游弋的白龙穿越莽莽深林,那是纵贯山麓首尾的柏油马路。视野在向下漂移,只见田间的阡陌横竖相接,寨院比邻相连,随山势而起落。村里人家的大学生参军了,邻人皆来贺喜,我在热闹的人群中,细眯着眼睛仰望那轮金光闪闪的太阳,四周的丛林闪耀着翠绿的光芒。

    夏日的山里总有无尽的魅力吸引的人纷纷前往,无论名山还是小山,小小西里寨的夏天总是清凉、干净。三五人吆喝着到山里,吹吹山风、喝喝山泉水、看看星光,在自然的怀抱中,安安静静的走一走,偶尔生一绺火,看袅袅娜娜的炊烟,在升不到天空的高度消散。浩瀚的林木,将声嘶力竭的回声滤化为心灵的独白。河滩上大大小小的石块被清泉水冲刷浸润得无比清幽光洁,一块块横依斜卧,像是陶醉在温暖的阳光中,也像是沉醉在山林的舞剧中,看一场秋天的霜红,赴一次落雪的邀约,每一片彩叶舞动的梦想,每一朵雪花开落的心跳,我都轻轻捧起贴放在脸庞。

    反复来去过西里寨,那些峡谷奇山茂林之美一次次亲近又疏离,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终有一些东西留在心里,并再也不曾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