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风情

松潘地区藏族妇女头饰

发布日期:2017-06-15 17:32:10文章来源:阿坝日报

松潘地区藏族妇女头饰


■文/占巴 图/尕让泽登 杨友利 泽让闼

位于青藏高原东缘,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东北部的松潘,自古就是我国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史载古松州“扼岷岭,控江源,左邻河陇,右达康藏”,历史上是进出藏区的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干道通衢、军事重镇,境内最高海拔5588多米,最低1080多米,总人口约8万余人,其中藏族占总人口的43.53%。据藏文典籍和文献记载,公元7世纪吐蕃王朝崛起,松潘地区就有阿里、后藏、卫藏、康巴等四个地区、多个部落组成的戍边户制藏军驻守。然而经过漫长岁月的淘洗,吐蕃开始由盛转衰,诸侯将领连年争战使得藏民苦不堪言,为了逃避战乱,来自藏区不同地方的藏人逐渐与松潘原住居民融合、交织,慢慢形成了今天松潘境内既带有阿里、后藏、卫藏、康巴等多个地区民风痕迹和松潘原始藏人自身特色的浓郁人文风情。

以藏族妇女头饰为例。从镇坪乡沿岷江往上追溯,途径热务沟、牟尼沟、大姓沟、大寨,过县城直至川主寺镇,妇女头饰扮相较传统有所变化。在松潘藏语方言中头饰被称为“惹”和“格惹”,以时间划分,80年代以前,妇女们先是将长发中分后,编成无数条细辫,呈扇形在额上向左右拉开,再缠绕脑后编成一条辫子。再将昂贵的蜜蜡、珊瑚,用黑线缝于宽二指、约头部周长的布套上,边缘绣上波浪线红色或者黄色的长丝绸条,内塞牛毛、麝毛形成扁圆柱体,并串成一排,用粗线绑于在辫子上,然后再盘绕头部,固定于额前,剩余辫子垂于脑后,绑上一块银元。最后再配上两幅硕大的金银耳环,戴上一条精美的围巾,佩戴头饰的妇女就会变得非常美丽、端庄。90年代以后,时代思想上的变化,使得藏族妇女们不再编织细辫,改用用黑色细线编织的束发网和假发替代原来的长发细辫。虽然传统制作头饰的方法消失了,可新的头饰戴在脸部棱廓分明、身材婀娜多姿的藏族妇女们头上,仍有很强的视觉美感。

靠近黑水县、红原县的松潘毛儿盖地区,牧区妇女们的头饰扮相则更独具一格。其头饰的制作材料分别以“象牙、珊瑚、蜜蜡、绿松石”为主,加以细铁丝呈圆形固定。制作方式先把长发中分后,用束发网沿额头左右拉开,把大量的小颗蜜蜡、绿松石串成9到10排长约头部半径的项链,成半圈戴在头上。再将打磨成拇指大小空心的象牙,固定在缝成椭圆形塞有牛毛、麝毛布套上,竖立排成一圈,上配上一圈蜜蜡,蜜蜡上盖银质凹扣,插上呈枝丫状的珊瑚作为点缀。无论其颜色的协调和材质的搭配都堪称奇异,而做出来的头饰犹如一顶王冠上延伸出无数令人惊艳的奇珍异宝。妇女们戴上后既雍容华丽,又非常稳固,即使在马背上颠簸游牧,头饰也不会散落。如果是在节日盛会上,妇女们围坐在一起,乍一看就像一簇盛放的格桑花,醒目又吸引人不由自主的端倪花朵下那一抹高原红。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两种松潘地区藏族妇女头饰,在五省藏区范围都是独树一帜的,通常只有已婚妇女才会佩戴。未婚少女是不戴上述头饰的。然而,藏族少女们为了远嫁他方后的地位和对男方的忠贞、爱恋,从订婚那一年开始就要编织黑丝束发网和假发,买蜜蜡、珊瑚制作头饰,作为佩戴和陪嫁的重要礼物。此后,头饰就成了松潘地区藏族妇女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精神寄托。当然,也是不平凡的她们赋予了头饰爱和美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