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风情

记忆中的水磨坊

发布日期:2017-06-15 17:31:30文章来源:阿坝日报

记忆中的水磨坊


■周旺波

童年时段是记忆中最令人难忘的。近日,在茂县、九寨沟采访时无意中见到极具特色的水磨坊,不禁勾起我童年时难忘的往事。

我的老家是嘉绒藏族聚居地马尔康,60年代到70年代的阿坝州,基本上都是靠这种古老但极具生命力的水磨加工粮食。水磨日夜不息的工作,因白天大人们要为生产队出工挣工分,所以只有经常在夜里排队磨小麦、青稞、玉米。记忆中的我常常是在夜里跟在奶奶的后面,睡眼朦胧的跌跌撞撞走向近两公里的水磨坊。

经历过夜里和大人磨面的孩子都知道,磨面对于孩子是一项喜悦而诱人的事情,这倒不仅是可以去磨房玩耍,重要的是,磨完面后,带我们去的大人可以用白面给我们烤散发麦香的馍馍,或者蒸上白白的馒头。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上午蒸白瓜、洋芋,下午玉米面搅团,要是能吃上白面馍馍,是一种多大的奢望和满足啊。

夜里,一切都显得静谧而安详。只有河水依旧欢快的唱着那首永远也唱不完的歌谣——“哗哗、哗哗……”。建在河水边的磨坊,透出昏暗而柔和的光,水磨在笨重的转动——“哐当、哐当……”。守磨坊的张大爷靠在满是汗臭的棉被上打着瞌睡,火塘里煨着的茶罐,扑滋扑滋的响着。我卷曲着熟睡在墙角的木板上,头发已被扬起的面粉染成白色,嘴角里流着一串香甜的哈啦子。浑身扑满面灰的老奶奶,一会儿踏罗筛,一会儿往磨脐里添粮食,机械但却准确的忙碌着……

随着社会的发展,自动化加工机械的普及,那记录着父辈们生活的点点滴滴,艰苦困难、平凡自然的春秋岁月,那记载着我快乐酸楚童年的磨坊,在经历了几次泥石流的冲击后也荡然无存。那水磨早已成为一种历史,那饿肚子,吃玉米面搅团的滋味也成了我们一种久远的记忆。但在我们日益加快的生活节奏中,在享受现代文明带给我们便捷和远离贫穷的安逸中,我们有时却感到得莫名的惆怅和空虚,脆弱的身躯与灵魂,经受不起喧嚣的侵袭。于是人们在不停地寻找、怀旧,渴望回归曾经的纯真与坦然。遍地崛起的高楼大厦给我们的是一种虚脱的感觉,远不如我们望着满是庄稼的大地那种稳如磨盘的踏实。我们只能在看不见也摸不到的回忆中去回味,泛着淡淡的苦涩,也怀揣着对往昔深情的留恋,弥补我们心中日渐稀疏的乡土气息,好找回一个真实的自我。

记忆中奶奶把从磨心中取出的最细、还留着石磨余温的糌粑为我做的糌粑疙瘩的味道,已成为我多年的寻找和回味,而童年的味道和记忆已成为昨日的一首歌、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