壤塘基本情况  

  “壤塘”,又名“壤巴拉塘”,藏语意为“财神的坝子”。1958年10月建县,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大渡河上游,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部,北纬31°298′—32°41′,东经100°31′—100°294′。与两省三州七县接壤(东邻阿坝、马尔康,南接金川,西连甘孜州色达、炉霍、道孚三县,北靠青海省果洛州班玛县)。幅员面积6863平方公里,现辖3镇9乡、63个村居、131个村民小组,总人口4.3万人,农牧民占85%,藏族占91%,是阿坝州大骨节病人最多、分布最广、病情最重的县,仅大骨节病患者就占农牧民人口的35.4%。境内最高海拔5178米,县城海拔3285米,年均气温4.8℃,是阿坝州海拔最高、气候最恶劣、条件最艰苦的草地县之一。2001年被列为国家新阶段扶贫工作重点县。

  壤塘县是集“老、少、边、穷、病、教”为一体的藏族聚居区,也是藏区维稳重点县。“老”即是革命老区,境内蒲西、宗科、上杜柯、尕多和中壤塘等乡镇是红军当年筹粮、北上、相会、休整和途经的地方,曾留下朱德、刘伯承等将领的足迹,是革命红色遗址。“少”即是以藏族为主的少数民族在全县人口中居多,占总人口的90%以上,是集安多、嘉绒、康巴为一体的藏族聚居地。“边”即是壤塘位于中国、四川、阿坝州的西部,距成都600公里,且地处“两省三州七县29乡”交界处,边界线较长,草场、药山等边界纠纷和遗留问题多。“穷”即属国家级重点贫困县,一是老百姓穷,壤塘县直接从部落社会一步跃入社会主义社会,至今部落现象仍普遍存在,农牧民人均人均可支配收入8653元的80%属国家优惠政策补助,实际上农牧民年收入仅700—800元;二是干部职工穷,壤塘环境恶劣,工作、生活等条件非常艰苦,干部职工收入低,与周边县及内地相比较,同等级别干部收入均高出壤塘1.5倍至2倍不等;三是财政穷,壤塘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2007万元,仅占全州31.65亿的0.63%,仍严重依赖财政转移支付,全县每使用1元钱当中有0.96元属国家补助,本县财政仅0.04元,自我造血能力严重不足。“病”即是农牧民群众患大骨节病和地方性疾病严重,3.7万农牧民中有60%患有大骨节病和地方性疾病(以高原性风湿病、结核病和地方包虫病为主),因病丧失劳动力和生活不能自理的群众居多。“教”即是教派多、寺庙多、僧侣多,全县有三大藏传佛教教派(觉囊派、宁玛派和葛举派)和寺庙37座,僧尼近3000人,老百姓宗教意识强,法律意识淡薄,社会管理难度大。

县域劣势 

  (一)基础设施落后。近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下,我县固定资产投资增幅较快,2015年达到15.02亿,是2011年9.03亿的1.66倍,但全年固定资产投资仅占全州400亿的3.75%,与州内其他各县的差距仍然较大,水、电、路、通讯等基础设施仍十分滞后,行路难、用电难、饮水难、通讯难仍是困扰和制约壤塘发展的难题与瓶颈。

  (二)产业发展弱小。农牧业优势不明显,虽是农区,但土地面积小,可利用耕地仅3万亩;草场面积虽有598万亩,但不是优质草场;虽然半农半牧特点明显,但实则是典型的不农不牧,即使牧业占70%,仍然不具优势;同时,制约农牧业产业发展的因素也十分明显,劳动力素质差、病员多、劳动力少、农牧民商品意识差等,加之宗教对农牧业的影响非常大,因此,农牧业产业化进程异常艰难。

  (三)财政支撑困难。2015年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2007万元,仅占全州31.65亿的1.29%,自我造血能力严重不足,全县工资、运转及建设支出全部靠转移支付和上级支持。所以,县委政府无力投入解决干部群众所需之难。

  (四)群众增收艰难。由于无产业、药山资源贫瘠、病员多、劳动力少等原因,农民持续增收艰难。

  (五)社会发育程度仍然低缓。我县直接从部落社会一步跃入社会主义社会,至今部落印记比较明显;同时地处西部偏远山区、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与外界交往交流渠道少,自我封闭严重。大部分农牧民群众迷信于宗教,宗教意识浓厚。教育、卫生、广电、文化等社会事业发展缓慢,农牧民文化素质普遍低。

  (六)社会公共服务差。由于我县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造成了公共服务水平的地区失衡、城乡失衡。长期以来,我县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方面,同上级要求和群众现实需要相比,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七)社会管理困难。因地处两省三州七县29乡交界处,边界稳定任务特别重;处于阿坝和色达两个重点维稳县中间,维稳任务异常艰巨;寺庙和僧尼众多,宗教事务管理任务繁重;工程建设项目多,利益协调难度大;水电开发和移民搬迁引发的矛盾众多等,造成社会管理难度大。

  (八)人才资源匮乏。由于距中心城市远、气候恶劣、生活条件差、待遇不高等原因,造成人才引进难,留不住。在全县,无论是人才数量还是人才结构方面,人才的需求矛盾都十分突出,严重制约了全县经济社会发展。

  县域优势 

  虽然我县县情劣势特别明显,但是也有一些突出的潜力和后发优势。主要表现为:

  (一)生态环境优美,境内天然林丰富,森林覆盖率46.9%,植被覆盖率约80%;旅游资源得天独厚,主要景点有香拉东吉圣山、觉囊派三大寺庙、野人大峡谷、海子山、棒托寺石刻大藏经、日斯满巴碉房以及围柯原始森林、曾克寺等。

  (二)水电开发潜力大,境内有河流、沟道450余条(处),水利资源理论蕴藏量179.2万千瓦,可开发量125.1万千瓦。

  (三)矿产及能源资源丰富,有铌钽矿、砂金矿、锂辉矿、黄金等矿产资源和潜力巨大的风能、光伏能。

  (四)中药材品种众多,有中药材245种,其中常规采集的中药材如贝母、虫草、甘松等约有50余种。

  (五)野生动植物繁多,有豹、鹿、羚羊等国家一、二类保护动物,白鹤、金雕、黑颈鹤等国家一、二类保护鸟类,高山雪鲢(石巴子)、娃娃鱼等珍稀鱼类和松茸、羊肚菌、猴头菌、蘑菇等几十种野生食用菌类。

  (六)各方支持大。因为壤塘发展难、发展慢,故有国家及省、州相关部门对壤塘的持续关心、支持和帮助,有浙江、绵阳、东电公司对口援建壤塘的大好机遇,我县在各项政策及项目的争取、申报和批准方面占有较大优势。

  建置沿革       

  公元前310年,壤塘称牦牛徼外,汉武帝统一西南少数民族之前少被人所知。隋末,为西山微外之地。唐蕃时期,属剑南西山。全县由三大区域组成: 

  一是上寨片区。原属绰斯甲嘉绒藏区,夏商周时代的绰斯甲,属华夏外的方国部落,称东女国所在地。秦汉时期,即为羌人生息之地,为中央王朝徼外之地。唐代属吐蕃地,后为蜀郡之西域,属安多三十六诗部落之一。元代,沿其旧制推行土官制。明代以来绰斯甲为嘉绒藏区十八土司之一,历经41代土司。第33代土司于清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赴京,归顺清王朝。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受封安抚司。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升授宣抚司,隶阜和协。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改隶懋功协。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赵尔丰推行“改土归流”政策,拟设县,未果。民国24年(1935年),红四方面军第二次驻留金川时于1935年10月在绥靖屯(今金川县)建立大金省委,成立格勒得沙中央政府,下辖绰斯甲等地,置绰斯甲县。翌年7月,红军北上离绰,废县。民国28年,南京中央政府批准,划绰斯甲归西康省,建“周来县”未果,原属甘孜州色达县,系阿西部落领地。 

  二是杜柯片区。明末清初,阿西骨系阿西普巴加脱离阿西部落联盟,由青海省果洛草原到达杜曲下游的多朵生更重一带的杜柯地区,居住约百年。清雍正年间(1724~1735年)又迁至上有“竹日”、中有“色塘”、下有“额拉”的地方,推举瓦修、夏甲它为瓦修督系第一代头人。数代之后演变为三大部落,至第六代瓦修头人拉则四朗多吉时,游牧在翁柯、泥柯、杜柯等地的70多个部落先后归顺阿西部落,形成以阿西为核心的部落联盟。该区域素有阿西部落管辖6大农区部落、4大牧区部落之说,部落关系迭迹难考。 

三是南木达片区。1378年,嘉绒扑龙人宗然拉西日-在中壤塘始建错尔基寺。明永乐十六年(1418年),错尔基寺-晋谒皇帝,归顺明朝,诏封错尔基寿良足嘉尚为“弘教禅师”。明正德四年(1509年),诏封错尔基寺若尔坚于为国师。明嘉庆二十九年(1550年),错尔基寺二世-杰瓦僧格进京朝贡,晋谒嘉庆帝,受封为“大善法王”,降旨委其领辖八大坪、五大山。“化外之域”的南木地区,均在37座寺院的“以教代政”势力的统辖之下,由各不相属的大小部落分割占据。   

1958年10月20日,经国务院第八十一次会议通过,将色尔坝、上寨、杜柯、南木达合并设置壤塘县,辖1镇、11乡。